拿出1200万奖学金这位牛爹要带武汉高中生去加拿大读“私塾”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13 12:25

  7月23日,100君顶着武汉毒辣的太阳,在铁板烧般的公路上奔波着。我们这次需要采访的对象,是格鲁伯十五年制教育创始人林待秋先生。

  对于林待秋,相信关注100君的家长们都不会很陌生,因为家长100曾经对他为了不想让女儿参加应试教育而独立办校的奋斗经历,进行过专门的报道。

  而今天采访的主要目的是不久前,林先生在自己的公众号提出,预计投入巨额奖学金作为格鲁伯首届高中学生的奖学金!一名学生四年全奖59.5万元,20名学生就是1200万,可不是小数目啊,为了解答大家的疑惑,为了给关注家长100的家长们一个答案,100君这点热这点累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出发之前,100君曾在朋友圈发了准备去格鲁伯实验学校采访的信息,家长留下了自己的问题:

  第一眼见到这位武汉的“疯狂爸爸”有点惊讶,林校长身材偏瘦,说起话来音量不大,但是谈起格鲁伯,格外自信,让人不会忽视他的每一句话。林校长完全不像是位狼爸,而是一个冷静的学者,对100君所提出的问题也是耐心细致地做了解答。

  100君:2008年创建格鲁伯,到今天整整十年,为什么选择在今年开办高中部?而且直接在加拿大读高中,是因为您孩子马上读高一吗?

  林校长:我的孩子会是第一届这个海外项目的学生,但是这只是凑巧,不是刻意为之。格鲁伯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一个15年制的学校,这样有利于给学生做统筹规划,我们选择直接在海外建校,是想给我们的孩子创造一个和格鲁伯育人目标完全一致的学校,所以没有选择和别的机构合作。

  林校长:我们在北美西方文化开埠最早、文化教育沉淀最深的北美东北地区举办高中,相对于国际高中这个称呼,我更喜欢叫我们的海外高中为“国际私塾”。我们在国外建校就是顺应新时代儒西融汇这个未来世界的最大人文趋势。我们的海外高中以中国古典人文价值为本,建设中国人文基础的世界一流学校。这与中国当下传统文化西化价值观有所不同,与只培养高级打工者的国际教育形式有所不同。我们的学生,不仅要掌握优秀的西方文化精神与学术训练,他们还承担一个更大的使命:传播与交流自然仁爱、和而不同的优秀中华人文精神。

  从教学方式来看,我们的基本教学理念都将在新校得到贯彻:中西人文教育,体育,艺术教育,学习规划,深度学习,主题式教学等等。在英美精英文化教育、升学规划和专业培养方向上,是会有所新创,以保障学生在人生最宝贵的四年里,充分利用国际优秀教育资源。

  100君:有很多机构会有海外项目,就武汉来讲也有不少学校将孩子高二或者高三阶段送出国,格鲁伯的项目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林校长:今年我们只打算招16-20位学生。格鲁伯2010年创办小学馆的时候,总共只有4个学生,而我们老师却有十几个。在这种小班培养环境下,孩子们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价值成长,学校为每一个孩子配置了中西方教育团队,教育团队和每一个学生、家庭深入沟通,引导制定符合孩子个人兴趣、基础和价值取向的学习规划。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培养会考试的机器,我们办学定位,是旗帜鲜明地反应试、育心根、成心志,让孩子对中西优秀文化有更深入的学习、体验、交流和思考,培养孩子优秀的独立性和普世价值观。格鲁伯的老师会和你沟通、分析、制定和优化学业规划,但绝不是保姆,学习和生活始终是学生自己的事情。

  我们会追踪每一个孩子到毕业到工作,十年前第一届的孩子接受一家武汉电视媒体采访,当时采访的记者说,会追踪这群孩子十年后的样子,今年第十年了,欢迎有兴趣的媒体追踪格鲁伯“国际私塾”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干了十年,会一直做下去。

  林校长:格鲁伯要立志培养更具中西人文精神的大家,少一些工具气、俗气,大一些格局、器识。无论他从事什么职业,格鲁伯毕业的学生能代表中国人和西方一流人才交流与合作,不再是只培养高级打工仔。格鲁伯拥有十五年制全程教育体制,国内开始出现“文化复兴”的征兆,当今世界对中国人文文化的重新认知和热情方兴未艾,这是有利的时代背景,培养更优秀的人才,是有环境和条件的。

  1900年的“庚子赔款”后,美国将所摊浮溢部分本利退回,充作留美学习基金。

  1917年12月起,德奥部分因战败取消,和俄国缓付部分,都拨作国内公债基金。

  1924年5月底苏联政府声明放弃俄国部分庚款,于清偿所担保债务后,完全充作提倡中国教育款项。

  1925年法﹑日﹑英﹑比﹑意﹑荷等国都先后声明退回赔款余额,并订立协议,充作办理对华教育文化事业。

  不用花钱就能出国留学,而且想去哪个国家随便选,可是在当时只有穷人家的孩子吃不起饭才会出去留学,当然还有少量读书人的孩子,而达官贵人无一例外没有人。

  创办于1870年的文华中学,第一届招生不要学费依然惨淡。一位洋人老师将一台留声机放在汉口的市井街头这才吸引了几个小孩子,老师告诉他们,你们来读书,不要学费,还可以玩这个留声机,并且还可以教你们怎么制造这个机器。这才招到些学生。

  不少学校建校的蓝图,第一站会建设高中,一旦从高中拿到了出口成绩,下面的年级就好招生,格鲁伯放弃了这种常见的商业模式,林校长讲到:“我们如果要走商业,就不会建成私塾,用商业或培训模式早就发财啦。”格鲁伯从社区阅读中心做起,再办幼儿园,再办小学部,初中部,一步一个脚印。而高中部其实两年前早已在规划之中,只是今年才最终确定,选地北美教育文化沉淀最深厚的北美东北地区建设自己的高中。而第一届学生100%奖学金,20人总共约1200万人民币。

  “第一届招生,家长有风险,所以我们出了这个政策,表达共赴风险的诚意。这笔奖金,对于学行优秀、立志国际成才的优秀家庭,无疑是雪中送碳。我们已经录取的几位学生,放弃省示范中学参加这个项目,家长和孩子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困难的因素就是因为四年的学费对他们确实难以承担,尽管我们海外的高中的学费也并不算高。最后,校董会决定,给这些孩子提供全额奖学金。”林校长直言说:“家长和孩子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当然也是信任我们能够培养好孩子,才会送进来,不会只是因为奖学金才送进来,那就违背了教育的初衷。”

  第一届格鲁伯高中只招20名,目前学校内部初中部已经有8位学生报名,所以今年对外只招12名学生,而这所有的学生,将会免去国内一年11.5万的学费,国外共48万的学费,总共近60万元。

  看到这个标题,是否你和100君一样迷惑,不刷题,但是你的目标确是顶级名校可能吗?林校长答道:可能。林校长介绍说,教育是为人的,不是为知识的。情感、学习价值观、习惯、意志力、深度学习方法、文本思维、文化价值观,这些集中于人性特质的教育形式,远远不是标准化体系可以培养的,我讲的标准化体系,包括雅思托福的标化训练,AP、IB等等教材,我们所了解的世界优秀学校,无一例外是为人所开设的教育、设计的课程,不是相反。我们也要注意到,真正的一流大学选择学生,主要看重的也是人的思想、道德素养、文化交流能力,已经不再是标准化考试指标了。有些课程体系,被培训市场过度商业化,这对于孩子的素养成长其实也是不利的。

  我们从幼儿园到高中,每一个项目都是精心设计的,如何通过立人来立学,通过立学来达人,是贯彻在每一种课程模块中的基本教育价值观,事实证明,我们的学生参加考试和申请,都不会有问题。举一个例子:我们初中部连续两次参加美国学术五项全能大赛,获得不俗的成绩,六年级今年获得的奖牌数是全国第一。

  ① 完成安省规定的《数学》、《科学》、《文学》、《历史》、《地理》、《法语》、《体育》等必修课,获得至少8个学分;

  ③ 在“数学”、“科学”、“视觉艺术”、“商科”四个方向中选修至少2个学分课程。

  ① 完成安省规定的《数学》、《科学》、《文学》、《历史》、《社会》、《体育》等必修课,获得至少8个学分。

  ③ 在“数学”、“科学”、“视觉艺术”、“商科”四个方向中选修至少2个学分课程。

  ① 根据“数学”、“科学”、“视觉艺术”、“商科”四个方向选修至少8个学分的高中课程和大学预科课程。

  ① 根据“数学”、“科学”、“视觉艺术”、“商科”四个方向选修至少8个学分的高中课程和大学预科课程。

  最后林校长透露,如果是初二学生过来通过录取,可以直接进入第一年的课程学习,如果是中考后的学生,进入第一年的课程学习后,国外只用2年学习,即可申请大学。

  林校长介绍,可以获得这一批奖学金的学生构成是2018年9月份新初三的学生或者9月份上新高一的学生,且在七、八年级大考成绩能到该区教育部分划定的示范高中录取分数线年中考为例,中考含体育分达到430分,在人文、数学、商科、美术四个方向有清晰目的学生优标先。首届学生意义重大,承担了中国人文与西方学术训练两大基本任务,也寄托了格鲁伯师生的希望和家庭的理想。林校长给100君介绍了几个过来面试今年项目的学生和家长的场景。

  格鲁伯不像是一个“想做大的学校”,从校长到老师,更像是个教育家,学校也是林校长口里念叨的“国际私塾”模样:格鲁伯书院,自然学校,音乐学校,陶艺中心,舞蹈艺术中心,运动中心,语言艺术中心,猗兰画社,竹板走道,小池,沙坑,攀岩,优雅的合作学习环境……

  但这所学生和教师一样多的“私塾”里。100多位学生老师自己的孩子,我们一起去的时候,遇到了某大学音乐教授夫妇,得知他们学院院长孩子也在这里,整个学校就有7-8个孩子在格鲁伯。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谈起的2011年入学的第二届学生是某出版集团老总,武汉本地的大学与研究机构上百位大学教授、归国留学人员家庭子弟,也全在这所学校读书。林校长的孩子已经初三毕业,即将进入海外项目的第一年就读,接待我们的格鲁伯书院的叶老师的孩子也即将升入三年级。为了孩子的教育,慕名投奔格校的家长,也不在少数。

  这到底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她走得太前卫,我似乎跟不上,我想十年后我的孩子也应该上小学了吧,那个时候我一定会来看看2028年的格鲁伯,那个时候,希望我能读懂,更跟上你的脚步。